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制造业战争第一季

IT
来源: 作者: 2019-05-17 02:32:55

漏洞不补致黑客攻击傻瓜化百万网站被植后门
Win10时代来临超出Win7成第一大桌
极光大数据资本大鳄复星注资哈罗单车背后有

9月11日,2012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第一天,两个关于制造业的讨论现场座无虚席。 在另一个会场里,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说,不能拱手把“世界工厂”让人。连这天晚上央视财经频道的达沃斯特别节目,都与制造业转移有关。

这一天距离美国大选还有两个月,距离奥巴马抛出他的选举杀手锏---“制造业回归美国”已过去两年。随着大选临近,制造业回归战略将阶段性地宣布进入尾声。

这是全球各国都“非常难过”的两年。在2009年还被期望“拯救世界”的中国,现在也深感衰退的阵阵凉意。这使得2012夏季达沃斯“塑造未来经济”的主题格外受人关注。

与中国习惯性地利用投资拉动增长不同,2009年,奥巴马声明美国经济要推动制造业增长和实行出口拉动增长。这使得人们将目光转向那些在中国大陆默默经营的制造工厂。

在2012年的国情咨文中,奥巴马突出援用了福特汽车(微博)、通用汽车、卡特彼勒及其他很多美国制造商的就业创造声明,也特别强调了制造业向本土回归的迹象。奥巴马称之为“鼓舞人心的趋势”。

其中,福特汽车将1.2万个工作岗位从中国、墨西哥等地迁回美国。到2011年底,“3大汽车”共为美国新创造了超过2万个岗位,而丰田和大众也宣布了在美国新的制造计划。

如何塑造中国制造业的未来?这是关于中国未来的一系列疑问中最为核心的一个。在夏季达沃斯现场,人们也纷纭猜测,对制造业的争夺是不是会改变全球分工格局。这又牵扯了其他复杂问题:政治、资源、贸易手段乃至军事等等。

无论如何,“美国增进制造业回归的战略使人沉思,中国应当学习。”夏季达沃斯议题研究报告作者、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书记李宏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使人记忆犹新的是,在2008年美国金融创新行业崩溃前,制造业在这个国家曾被斥为“落后行业”。先进与落后,驱逐与回归,短短不到5年的产业实践,也许是美国能够提供给所有新兴国家的经验。

不只在美国,制造业复兴也成为欧洲大陆执政者的选择。而在投资拉动以外,创新经济发展环境和机会,乃是中国从制造业之战第一阶段中应该汲取的经验。

重返美国的家具厂

郭辉,中国最大地板企业---圣象集团执行总裁,第五次参加夏季达沃斯论坛。“今年是压力比较大的一年。”他对本刊说,但不是最大的一年,还要看2013年和2014年的“环境”。

在中国,有不超过5000家地板企业,行业年产值不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还不如一个大国企。”郭辉说。而地板行业却是最有代表性的中国制造业行业:民营为主,自1979年以来迅速崛起并开始大规模出口。正是许许多多这样的“小行业”促成了中国在过去30年戴上“世界工厂”冠冕。

作为一家所谓传统制造企业负医生提醒:长假勿忘避孕
责人,郭辉是全部行业在新领军者年会上的唯一代表,也是国内建材家具业在论坛上的唯一代表。

“传统制造业不一定就落后。”郭辉强调,在德国,具有高科技含量的门把手行销全世界。“淘汰的只有企业,没有行业。对行业来讲是要升级。”

中国的地板产品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进入欧美市场。在过去的10几年里,来自亚洲的家具产品几中医专家给失眠患者支招
近占领了每个美国家庭的客厅和卧室。然而目前,一些美国进口商正尝试将家具工厂带回美国。

比如著名的Thomasville公司,新展现的成套产品中,卧室部分就是由美国工厂制造的。“美国制造”还包括餐桌、家居文娱、卧室家具以及橱柜等产品。

这家企业说,目前有三分之一的木制家具是在美国本土制造。为减少人工成本,设计都非常简洁,不需要太多雕饰。

与家具相比,地板行业在美国的复兴之路似乎更加遥远。高品质的欧洲地板和低价的中国地板完全打败了美国工厂。至今,美国人仍没有找到介乎于二者之间的成功道路。

“但在最近几年,美国市场发生了变化。”郭辉说,过去中国产品占据主体,而如今欧洲地板已经成为美国人的最佳选择。

在2009年以后,欧洲主要的大陆国家也都宣布了自己的制造业振兴计划。

中国地板的衰落来自多种因素。首先是人工成本,在过去两三年里翻番。“我们经受不住再翻番了。”郭辉说,另外税费也使中国地板逐渐失去竞争力。

一家中国地板企业需要承担17%的增值税、5%的资源税以及其他附加税费。而在欧美,只有增值税和赚钱才缴纳的个人所得税。

郭辉的疑惑是,一方面在向地板企业征收惩罚性的资源税,另一方面却鼓励作为地板原料的速生林和人造板,“复合类地板不消耗资源,不符合资源税的范畴,但目前是一刀切”。

像绝大多数中国制造业企业一样,圣象用了漫长的时间才进入国际市场,这个周期大约是10年,才完成了在美国、欧洲、韩国和东南亚的布局。

以建设销售渠道为主,郭辉说,这使他们得以摆脱代工的弱势地位。在国内地板行业历史性的扭盈为亏以后,圣象的国际市场实现了60%的增长,从而使整个企业达到了超过20%的年增长速度。

但是,对于每年上亿立方米的美国市场而言,上千万的销售量只是个零头。郭辉说,如果国内环境不发生改变,中国地板企业没法扩展自己的份额。

“落后产能”回归

根据行业报告,由于原材料紧张,中国地板业的转移趋势已经十分明显。

以实木地板为例,原料供给地从国内移至国外;国内就地收购进口材料转为驻外收购,跨出国门设立原料供给基地;而且,中国的实木地板原料在今后的几十年内仍只能依托进口资源。

在人工成本和原材料优势尽失的情况下,中国地板行业的前景其实不乐观。也许对美国市场终究的结果是:欧洲企业独占鳌头,或是美国企业突起与之争取市场。

家具和地板,只是美国制造业回归的一个缩影。或者说,并非奥巴马最为关注的制造业领域。2009年起到2011年底,美国出台了一系列直接以“制造业”冠名的法案,希望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等新兴制造业,以此带动美国经济的全面发展。

李宏说,这些重振制造业的举措可以归纳为四个主要方面:强化人才培养、促进技术创新、税收优惠政策和推动制造业产品的贸易平衡。

这些举措几乎都以政府的巨大投入为条件。比如《2009复兴与再投资法》为清洁能源制造业提供23亿美元税收抵免,尔后又在2012年追加了50亿美元税收抵免,从而促进先进清洁能源制造技术的发展。

根据《制造业增进法案》,制造业原材料的进口关税被暂时取消或削减,联邦政府和多个地方州政府也相继出台了面对制造业的税收和土地使用优惠政策。

而用贸易战争增进对制造业的争夺,被视为推动制造业产品发展的重要举措。2011年底,美国商务部宣布,将调查中国公司在美以不正当的低价销售太阳能电池板,以及是不是获得不合法的政府补贴。而在2012年夏天,美国商务部又宣布,初步裁定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应用级风塔价格过低,倾销幅度为20.85%至72.69%。据此,美国海关对此类产品进口商征收相应的反倾销税押金。

一样在2011年底,美国宣布对中国生产的多层木地板设定终究税率,增收58.84%的反倾销税以及26.73%反补贴税。而在本次夏季达沃斯期间,美国《复合木制品甲醛标准法案》正式实施,大幅度提高甲醛释放限量,向中国输美木制品提出巨大挑战。

作为本届夏季达沃斯议题研究报告,李宏在《发达国家制造业回归及其发展方向》中引用了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发布的数据:2011年美国制造业占GDP比重虽然只达到12.2%,但对GDP实际增长的贡献率最高达30.2%。同时,2011年和2010年制造业的增长分别达到4.3%和5.8%。

在美国生产指数数据中,政府重点投资的金属制造、电子产品和高技术产品等生产指数显著提升,并且带动了钢铁产品和运输设备的提升。其中,较为传统的金属制造、钢铁产品、金属制品、金属设备的指数,由2009年低潮期的60至75区间上升到87至95区间。

<合作、创新、全球化是光纤光缆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p>依托钢铁、金属行业,自20世纪早期开始美国成为了全球头号制造国,并在这个宝座上坐了一个多世纪,最终升至超级大国地位。进入新世纪(11.41,-0.15,-1.30%)后,驱逐和淘汰这些行业,曾被视为美国完成后工业的标志。在美国,媒体称之为“落后产业”。在中国的语境中,就是“落后产能”。

升级之问

从2009年宣告制造业回归战略到现在,其实行效果始终存在异议。波士顿咨询公司之前发布的报告说,美国制造业回流的趋势已经十分明显。

这份报告还预言,到2015年左右,多数面向北美消费者的商品,在美国部份地区生产将会变得和在中国生产一样经济。

一个主要原因是,在普通的中国工厂,工人们的工资和福利正以每年15%到20%的速度增长,这将致使中国相对于美国低成本州的劳动力成本优势,由现在的55%骤减至2015年的39%,而且美国工人还拥有更高的生产效率。此外,运输、关税、供应链风险、工业地产以及其他本钱综合考虑,未来五年,相比美国的某些州,中国制造工厂的成本节约空间会变得更小。

而生产自动化和其他能够改进生产率的措施也没法维系中国的本钱优势,它甚至会削弱客户在中国建立外包业务的兴趣,因为廉价劳动力不存在了。

这类全球制造业分工的重新构造,目前依然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但报告认为,这种趋势在今后5年将日益显著。中国依然会是供应亚洲和欧洲市场的重要制造平台,但对于面向北美市场的商品生产者来讲,美国制造的吸引力将会愈发强烈。

出席2012夏季达沃斯论坛的波士顿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博克纳对本刊说,虽然中国经济增长目前放缓,但不应悲观看待。他也提到,企业应该使用更为节俭的发展模式---不管对于人工成本还是资源消耗而言,中国的空间已不像过去那样富裕。

他说,有关制造业回归美国的问题还要看美国大选的结果。由于政府推动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而美国大选可能改变相关政策。

波士顿咨询公司资深合伙人耐德贤则在接受包括本刊采访时说,虽然目前非洲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比中国更有竞争力,但中国目前拥有高水平的技术工人。他认为,对中国制造业而言,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国内保持盈利,并在人工成本上涨的情况下继续保持一定的生产力。

而对制造业回归美国,他认为关键还是美国市场和其他市场的比较结果。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则对中国制造业的前景报以乐观态度。但他表示,中国制造业的问题是避免升级中的“真空期”。

其实,这触及了另一个核心问题:到底什么是升级?是一个产业取代另一个产业,还是一个产业内部用一种生产方式取代另一种生产方式?

郭辉认为,目前国内对传统制造业大多采取前者的方式,“主要是面子问题”。

在大多数地区,产业升级就是用“时髦”的产业来驱逐传统产业。因为后者的改造难度远高于开设一家有投资的新工厂。

他的疑问是:到底什么是先进、什么是落后?具体而言,就是中国是否能够抛弃地板行业?

事实上,对圣象这样的民营企业而言,目前科技创新的投入完全由企业负担。即便如此,郭辉认为目前中国地板行业的水平仍可跻身世界前列。

他说,即使在欧洲,地板也是令人自满的产业。

中国未来的经济基础何在

李宏认为,制造业回归战略实行的发展前景并不明朗,特别是其可持续性备受关注。制造业的回归在某种意义上属于逆全球化,因此在实施上存在一定阻力。

事实上,这种生产方式能否成长为一种新的经济增长模式还有待考证。由于,这种和全球分工模式相背离的发展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对现今经济发展是一种挑战,“其发展方向存在一定争议”。

如果美国的工业化战略能够成功,无疑将是经济史上的一个新里程碑。“即便以失败告终,对制造业的发展以及新技术新能源的引领,也将为别国的经济发展所用。”李宏注意到,在美国的振兴制造业计划中并没有辨别所谓先进与落后,“相较而言,我们的类似计划过于分散”。

李宏认为,美国制造业回归战略的最大特点就是从基础做起,“作为一个整体,希望引领世界制造业的前沿”。

不能不承认,虽然中国经历了快速发展的30年,但一直没有在所谓“先进制造业”中占据主动权,比如IT制造,芯片的秘密仍掌握在外国人手中。

今天,虽然英特尔(微博)公司继续在越南和中国投资新的芯片生产和组装厂,但其竞争对手AMD却在纽约州马耳他开设新厂。纽约州也推出了13亿美元的拨款和减税计划来吸引这家半导体厂商。这些手段使纽约的经营环境变得与中国的许多地区一样吸引人。

假如地板、服装和制鞋业也离开中国呢?

从抵达夏季达沃斯现场第一次接受采访开始,郭辉就不断为地板企业和民营企业辩解---有关先进和落后、升级和淘汰,等等。

他说,产业没有先进、落后之分,只有生产方式需要升级和淘汰。而在这个方面,还没人对民营企业进行扶持。如今,也没有宽松的环境让企业家们有更多精力和资金来考虑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

太阳能、生物技术 ⋯⋯所有这些在新领军年会上讨论的话题都激动人心。而我们更关心,中国塑造未来经济的基础究竟在哪里?

饭后2小时血糖正常值
尿酸高有哪些症状
尿酸正常值

相关推荐